一张脸

不懂事的童年

认真的一路悠闲

边走边看

仿佛一切与我无关

 

早安

黄昏的太阳光线

披星戴月的迷乱

安静的傍晚

偶尔

逃的远一点

难免

思绪万千

 

一支烟

烧完了还在嘴边

就像那燃尽的梦

被诅咒了的浑然天成

无常,彼岸

在贪婪的枕边

狂野的流连忘返

每每停滞不前

那被空虚吞噬的躁动不安

都像恶魔附体般

抽干我的血液

点燃我的双眼

 

不敢

不敢

情绪如巨浪翻卷

此起彼伏

惊涛拍岸

只把承受当作理所应当然

今天是你的对错

明天是她的敷衍

殒身的灵魂一道光就千手千眼

成就的神仙一转身便堕落糜烂

而你还在为擦肩的离人伤感

为曾经荒唐辗转难眠

 

人生短

没有你说的那几十年

一转眼

也只是几个难忘的瞬间

拥有和失去

就在一念

没有你必须得到的快乐

也没有必不可少的狂欢

没有一定要成就的功名

也没有不能错过的陪伴

可我怎么就这样忽然

忽然想念

 

难道是这熟悉的味道

过往的画面

回忆中的那些年

让我情不自已

浮想联翩

抑或是这落日太刺眼

海风太咸

眉毛太重

挂不住黑眼圈

 

要不然

我怎么会忘记了时间

要不然

我怎么会记不起感叹

以及紧随而来的

喃喃自怜

 

早安

我掸了掸身上落定了的灰

搓手暖一暖寒

抽出一支烟

抬头望远

天边

 

脸

(2014年7月8日于奥克兰, 图为豆子所做)

Share